Jessie在1314年間參加了AFS一年交流計劃到挪威,當時她剛完成DSE考試,本應可以入讀大學,但她認為交流的機會難能可貴,而且覺得高中交流計劃與大學的交流計劃目的不一樣,前者為學習外語、體驗生活,後者為加強學習和遊歷觀光。剛巧媽媽Monica亦十分支持,所以便「膽粗粗」,一個人到挪威。

媽媽Monica表示Jessie在參加交流計劃前是一個內向文靜的小女孩,心裡面其實十分擔心她一個人到外國,還要說陌生的語言,怕她連基本生活也處理不來。

語言的阻礙對Jessie來說的確是很大的挑戰,「我起初亦很不習慣別人只說挪威文,其他歐洲交流生因為語系相似,學得比我快,我的確曾經感到灰心和沮喪,更想過『求求其其』捱過這一年或早點回來香港。但後來我開始明白到,我不能就此放棄,所以我努力學習挪威文,用行動證明我尊重他們的語言文化,亦證明我的能力。」

最終,她很快就能融入當地生活,廣交結友,過程中更發掘自己的語言天份。「我發現,原來自己很喜歡學習外語,這次交流的經驗令我更了解自己的才能,希望繼續發展,成就將來。」她回港後除了繼續研習挪威文外,更開始學習德文,同時希望主修語言學,將來可以成為語言專才。

「我想是因為遇上過困難,才知如何解決,亦更了解自己做到的比想像中多。以前父母總是為我張羅一切,很多事情不用自己去面對,這次交流使我突破自己,勇敢面對挑戰和更了解自己。」

離開香港,到訪挪威,Jessie嘗試了不少新鮮事物,其中最深刻的是滑雪。

對於當地人來說,滑雪是家常便飯,但Jessie在離開香港前從來沒有試過真正的滑雪。「第一次嘗試,我整整8小時都沒辨法站起來。回家後發現雙腿全都是瘀黑,又痛又醜,當時想我以後都不會再滑雪。可是,接待家庭和當地的朋友都經常組織滑雪活動,我亦很想參與其中,在他們的鼓勵下,我決定要學會滑雪!」於是她每天練習幾小時,終能征服雪山,走出自己的框框。

另外,Jessie很慶幸自己能看到傳說中的北極光。「以往都只是從電視或報章上看過,但當親歷其景時才了解其壯觀美麗。它就如一幅彩色的瀑布自然流瀉在漆黑的星空之中,十分攝人。這一年就像一個夢,一直走的時候毫不真實,但回頭一看,才知道自己走了多遠,改變了許多,看到了多少。」

Jessie在挪威生活近1年,媽媽Monica表示囡囡改變了很多。「她從挪威交流回來後竟變得活潑好動,而且常常和我們分享日常點滴,又組織家庭活動!她說是因為外國人熱情和親密的文化使她反思以往的不足,變得更包容,與家人,特別是妹妺的爭執大大減少。」

有沒有想過文章中的Jessie可會是你或是你的子女,在陌生的環境下生活,學會解決困難,從而突破自己,快速成長,將所學和所感受的運用於以後的生活之中,繪劃更精彩的將來,登上國際的舞台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