意大利回港交流生 丁朗彤

出發前我從未把「學會意大利文」列成目標之一,天真地以為英語能解決一切。抵意後才發現,我住的小鄉村根本沒有多少人會英語,而且他們為自己的語言感到相當自豪,讓我不得不學會複雜的意大利文。由開始的好奇,到覺得太困難想放棄,到突然有一天我好像明白了接待家庭的對話,真的感到很開心、很滿足!

帶着熱情去學習,效果必定不一樣。後來我參加了為交流生舉辦的寫作比賽,寫了一首名為《當香港遇上意大利 (La Hong Kong incontra l’italia) 》的詩,得知獲獎才驚覺原來自己已經學了這麼多! 那首詩還被刊登上意大利的校報呢! 這讓我相信只持之以恆,就沒有達不到的目標。


奧地利回港交流生 徐希臨

自幼我已經非常喜歡音樂,夢想就是投考維也納國立音大,成為一個職業音樂家。一年前在機緣巧合下,有幸坐上飛機,在奧地利這「音樂之國」開展一場追夢之旅。

我在一所全校只有170人的高中上學,學校的合唱團卻一直在州裡享負盛名。一年下來唱過不同語言的歌曲,第一次唱的是非洲語言的”主禱文”;地方德語的山歌對我有著極大的幫助,後來開始不用標準德語也能溝通;法語、意大利語、拉丁語、斯洛文尼亞語等等也有涉獵,當然少不了粵語。我們也到過不少地方演出,例如去德國交流和舉辦音樂會。有一定音樂底子的我很快就跟上他們的步伐,對他們來說,我就像是十分厲害「外星人」。

我非常感激學校的音樂老師,他給了我許多機會,為我找長笛老師,教我指揮和樂理;假期時介紹我參加全州舉辦的合唱指揮訓練營,讓我見識到什麼是專業的歌手和音樂家;讓我在琴房練習鋼琴,在課堂和音樂會上演出;還放手讓我為合唱團編曲,搬上舞台。


法國回港交流生 湯己瑤

為了激發學生的想像力和創造力,學校於每年四月份的假期前都會舉辦 Carnaval d’Avril。同學需發揮自己的創意,為自己打造一套造型,配合音樂以組團或個人的模式參加「行天橋」比賽。

那天,同學們都身穿着奇裝異服,令人感到眼花繚亂。我穿上中國旗袍,宣揚中國傳統文化,讓不少當地人留下深刻的印象。陪隨著同學熱情的歡呼聲。主持人高呼第一隊出場,一首拉丁音樂同時播出,一對穿着黑色禮服的男女,手牽手跳着舞走着,十分有趣。其後,兩個二米多高的小丑走出來。兩人踩着高蹺,耍着雜耍,做出滑稽的表情動作,哄得觀眾們棒腹大笑。其後,各式各樣的造型粉墨登場。壓軸岀場的是一眾老師和校工,他們以一齣法國卡通片為主題,製作自己的造型,與學生們同樂。比賽結束後,更有同學組成的樂隊精彩的演出。


德國回港交流生 龔詠詩

要數在學校最難忘的事 ,一定是參加管弦樂團。可能對其他人來說,加入管弦樂團像只是多了一項課外活動。但對我而言,就像是實現了夢想。

我從來沒想過自己能加入其中,因為學琴的很少能進去,而我拉的中提琴,聲音就如胖虎唱歌一樣。幸好在這一年,我遇到了一群勇於爭取、勇於追尋夢的交流生,互相鼓勵。後來我問了音樂老師,能否加入管弦樂團。最後,我參與了聖誕音樂會,用古鍵琴和大家一起演奏巴洛克的時期的音樂、巴哈的雙小提琴協奏曲、Bwv1043,那是一個十分難忘又緊張的聖誕。


挪威回港交流 黎芷晴

由於我就讀的高中是兩年制,我可以跟同學一起畢業。畢業慶典從五月的第一個星期開始,到挪威國慶日(五月十七日) 結束,期間所有畢業生都會穿上一條工人褲及戴上畢業帽,也會為自己改一個特別的名字,並設計一張獨一無二的卡片。卡片上除了有自己的個人照,還會寫一些有趣的句子,小朋友們都會主動走向我們,拿這一張RUSS卡。

畢業慶典期間,我們有100種不同的任務可以嘗試,例如在書桌下上課。完成任務後,我們便可以在畢業帽上打結。其中令我印象最深刻的任務是在學校門外露營,記得那天Myre只有零下一度,天氣冷得大家都想放棄,但我們一直互相鼓勵,最終在午夜太陽陪伴下完成這次特別的任務。


芬蘭回港交流生 巫嘉麟

芬蘭的高中生可以自由選擇科目,從科學到語言,上至天文,下至地理,無所不及。芬蘭人注重語言教育,學校提供多種語言的課堂,我也曾經在當地學習過德文和西班牙文呢! 學生每星期上課最少廿五小時,一般中午過後就下課了。我通常會跟我的同學到森林裡的湖邊游泳,或是在室內運動場上玩Floorball。冬天時,我們甚至可以在操場上溜冰! 芬蘭的學生有不少課餘時間,讓他們能夠認識自己的長處,培養興趣和能力,達至真正的全人教育。


美國回港交流生 吳健兒

我在學校體驗了許多我人生中的「第一次」——第一次穿上晚裝,第一次看美式足球比賽,第一次加入保齡球隊,甚至第一次以英語學習西班牙語等等。學校的課外活動總是我美國生活的重點,從中我可以認識到更多同學,並建立自信。

女子足球在香港不太普及,但每次我看到在球場上踢得十分起勁的男同學,心中都覺得羨慕。沒想到,這個埋藏在心底的小小願望竟會在美國實現。美國學校十分注重運動,因此,我參加女子足球隊後,每天放學後都要進行密集而艱辛的訓練。有時候,我也會產生放棄的念頭,但每次當我看到身邊一同奮鬥的隊友,看到彼此眼神中互相鼓勵的訊息,我就會意識到自己不是孤身作戰,就可以堅持下去。


日本回港交流生 吳蔚嵐

當地學校的班主任很喜歡在特別日子ドッキリ (整蠱) 和準備驚喜,而且不只是他一個人負責準備,他會邀請同學一起參與。通常他會先構思,然後在班會上發一張說明紙,講解這次如何整蠱或者準備驚喜,並會把整個過程錄起來。我覺得這樣的老師很少會遇到,同學們看起來也很喜歡這樣的老師。


奧地利回港交流生 黃樂敏

學校在十月舉行了生物學習週,我和同學們出發到克羅地亞的洛希尼島,每天潛下奇妙的水底,探索不同的海洋生物。老師也會要求我們從海底取樣本,到海旁的海洋學校用顯微鏡研究不同的動植物。這種生動的學習方式,提升了我對海洋生物的知識,令我感受到海洋的奧妙之處,十分難忘。


意大利回港交流生 蕭正源

這邊的學校跟香港很不一樣。一,測驗的方式。意大利雖然沒有考試,但每天老師都要抽問書本的內容,所以學生有預習的習慣。二,同學的相處方式。意大利的同學感覺各自有自己的社交圈,好像同學只是同學,不是朋友。所以,我還是比較喜歡香港的相處方式,同學之間的關係比較密切。 三,科目的困難程度。在香港讀數學,必修幾何,這邊讀的卻是微積分和統計學,還要應用在化學和物理上,比我想像中困難。

回到目錄